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袁国勇:疫苗研发或需要整年香港玛丽医院正尝试“鸡尾酒疗法”

2023-01-07 15:29:33 1497

摘要:疫情信息传递如何做到高效、透明他呼吁内地医护评审机制与国际接轨病毒或将冬日回归疫苗研发及药物治疗有何新进展?牵头成立内地以外的首间国家重点实验室他与团队有何新规划?《问答神州》专访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 袁国...

疫情信息传递如何做到高效、透明

他呼吁内地医护评审机制与国际接轨

病毒或将冬日回归

疫苗研发及药物治疗有何新进展?

牵头成立内地以外的首间国家重点实验室

他与团队有何新规划?


《问答神州》专访

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中国工程院院士 袁国勇 下集


戳这里观看本期节目节选⬇️

(本期为粤语采访,具体内容可参考文字)


如果我们也做到这件事,

那么专科医生的意见就不会受到质疑


2020年1月中旬,作为国家卫健委的第三批暨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袁国勇曾经与钟南山院士等人一起到访武汉考察,也正是他们此行定性了新冠病毒“人传人”的特性。新冠病毒从“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现象”,到“不排除有限人传人”,再到“肯定人传人”,时间过去整整20天。



吴小莉:他们(钟南山院士等人)是什么时候知道,你们在深圳发现病毒是人传人的?


袁国勇:我之前发了电邮给广东省疾控中心、北京疾控中心那里。后来我到武汉,见到钟南山、李兰娟、曾光和高福他们,我也当面跟他们说了。其实去武汉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究竟人传人的这个情况,是不是只有我们研究的深圳家庭是这样,那武汉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么,去到武汉之后,一路问,我们才知道,当时病毒测试盒刚到了没多久,他们刚开始回头去检测之前的疑似病例。但是同时,钟南山院士追问了很多次,他们终于说,其实有一间医院的脑外科病房,有一个病人好像将病毒传给了另外14个医护人员,这个很重要。当他们一这么说,加上我们在深圳的研究经验,加上武汉也有两个家庭怀疑发生了人传人,那这些情况加在一起,肯定是人传人,不用怀疑了。



吴小莉:钟南山院士也提到说,中国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地位太低,所以使得疫情很多时候没办法直接得到重视,您怎么看?未来,这个系统可以如何更好的改革?


袁国勇: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们将来必须要有医学专科的学院。因为现在内地的医学专科训练,还没有一个所谓的国际同行评审,这个是很重要的。香港的医学专科学院,我们邀请外国的专家来评审,无论是内科、外科或者公共卫生的医生,都要参与评审,看他们是否达到国际水平。如果我们中国做到这件事,那么所有专科医生的专业资格就不会受到质疑,于是这个人可以自主地说一些事情,他说拉响警报,他说有事发生了,他的意见是要受到所有市民的尊重的,也要受到政府行政部门的尊重。如果他说的事情是错的,是谣言,他就要受到同行的批评,甚至吊销执照。其实2003年之后,内地都已经下了很大功夫,但是落实也还要一段时间,我们必须要加快去做这件事情。


疫苗研发或需要整年

香港玛丽医院正尝试“鸡尾酒疗法”


2020年2月28日,世卫组织公布称,目前全球共有超过二十种新冠肺炎的疫苗正在研发阶段,另外有一些治疗的方法正在进行临床试验。2020年1月末,袁国勇就宣布,他所领衔的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团队已经成功研制出新冠病毒疫苗的“种子”,并且将进行后续的动物实验,以测试疫苗是否有效。至今一月有余,疫苗研究有何进展?



袁国勇:我们现在开始做的动物测试都是很初步的。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试一下它安不安全,注射在老鼠或者其它动物身上,会不会产生不适或者其他病症,这一步已经证实没问题了,它在动物身上是安全的。第二件事,就是要测试用完喷鼻的疫苗之后,老鼠的抗体有多高,我们正在测。第三件事,我们要做的是攻毒实验,看看那个动物攻毒完之后,究竟有多少保护。再给我们多一些时间,就会知道。


吴小莉:您觉得这个新冠病毒会不会像流感一样,以后每一年都会回来?


袁国勇:可能会。如果其他国家没有办法控制住,它会不停在人类里面继续这样传播下去,那么今年的冬天会再回来的,应该是这样。


香港大学 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


吴小莉:如果疫苗还要这么长的时间,大家会关心,有没有比较有效的治疗药物?


袁国勇:看实验室的数据,试管测试中最强的一支应该就是瑞德西韦,动物实验中它看起来也是最有效的。但问题就是,全世界都在抢这个药,我们是不是可以拿到?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所以我们就看回2003年SARS时,香港玛丽医院有41例SARS病例是用蛋白酶抑制剂做治疗,就是治艾滋病的药,叫做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当时将这个药加上利巴韦林,41例没有一个人死亡,其中只有一个病人是需要输氧的,要进ICU。而比起之前那一百多例,没用这支蛋白酶抑制剂的,应该是有10%的人死亡,15%的人进了ICU,或者插管治疗。所以我们看得出,如果我们用所谓的“鸡尾酒疗法”,将几个药物加在一起,是应该有效的。


所以现在在玛丽医院,孔繁毅教授正在做一个临床相对照研究,他是用“鸡尾酒疗法”,β干扰素加克力芝,蛋白酶抑制剂,再加利巴韦林,一起给病人用。暂时来讲,看数据,一用病毒数量立刻就下来了,有几个病人退烧了。所以我们相信,暂时,当我们没有瑞德西韦这支新药时,我们都会继续用这个“鸡尾酒疗法”,我们觉得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这些研究做十年,

总归有一天你会发现它很有用


2003年,SARS疫情肆虐中国。袁国勇所在的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研究团队不仅成功锁定了疫症元凶——冠状病毒,还在2005年,追查出病毒的自然宿主是中华菊头蝙蝠。被誉为“抗SARS英雄”的袁国勇对于病毒的研究持续至今,多年来,他带领团队发现了超过五十种新病毒,这些病毒就包括了蝙蝠冠状病毒HKU4、HKU5,而这也是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的祖先。



袁国勇:我们到现在发现了30多种新冠状病毒。我们一开始做研究用了(香港特区)政府很多钱。之前到了一个阶段,有一些政府人员跟我说,你浪费这么多钱,去找这么多动物冠状病毒,这些对人类都没有什么影响。因为你知道,从2004年,政府一直给钱,给到2012年,都很多年了。好在2012年,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一个荷兰的专家和一个中东的专家发表了一篇文章,找到中东呼吸道综合症的冠状病毒。他们在文章的第一段就说,和这个病毒最相似的就是香港大学发现的香港大学四型到香港大学五型的蝙蝠冠状病毒。于是,政府看到这篇文章就继续支持我们了,到今天还在支持我们做研究。所以很感谢香港政府,尤其是食物卫生局和卫生署的支持。


这些研究可能做十年,都好像没什么特别,但是有一天你会发现它很有用。我们2007年在《临床微生物回顾》这本文件中发表过,既然整个中国南方,很多中华菊头蝙蝠都携带类SARS冠状病毒,这个会成为一个“计时炸弹”,如果它再进入我们的野生动物市场,将会有另外一次很严重的爆发。当年我们一早已经预测会是这样,现在终于发生了。



吴小莉:对于那些正在遭受新冠状病毒疫情的朋友,或战斗在一线的朋友,或关心疫情的朋友,你最后想跟他们说什么?


袁国勇:要应付疫情,我们需要科学实证,同时也需要人与人之间的爱,没有这两个东西,我们很难过这一关。因为这个疫情不会就这样过去,基本上会全世界大流行,就算夏天会进入一个舒缓的状态,冬天都很有可能再回来。所以我们必定要同心同德,努力做好防疫。同时我们也要做好准备,接下来的,甚至一两年,经济都会很差,很多人可能会失业,我们必须要大家互相帮忙、互相守护整个社会,互助互爱,这个是很重要的理念。



袁国勇教授为《问答神州》留字:


Curiosity breeds innovation,

好奇孕育创新,

Logic sets pathways,

逻辑指引道路,

Perseverance brings fruition,

毅力带来成果,

But only love endures!

但唯有爱是永恒!

更多精彩,敬请收看:

2020年3月13日首播的:

凤凰卫视《问答神州》

专访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

袁国勇 下集



编导:郑书筠

编辑:孟涵 林梓

摄影:杜德基 周勇毅 廖家強 林逸生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